比如县大学城

惠来县医疗

过去的48小时,一则消息反复从美日韩三国流出:朝鲜将要发射远程洲际导弹。这一消息强烈冲击国际舆论场之际,朝鲜本月6日第四次核试验的余波尚未平息,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箭在弦上,美国国务卿克里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他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就制裁朝鲜与中方协商。美日韩做出判断的依据是,卫星图片显示朝鲜东仓里发射场人员、车辆活动出现异常,而且朝鲜以往几次核试验与火箭发射(西方称为发射导弹)都是“打包”进行的。朝鲜的远程导弹技术发展以及核武器小型化是美国最为担心的两点,它害怕有朝一日其太平洋的基地甚至本土成为被攻击目标。对于朝鲜何时发射,国际媒体与美日韩官方说法不同,从“一周内”到“5月朝鲜党代会之前”被认为都有可能。29日美日韩三方频频互动,韩国部署驱逐舰、预警机紧盯朝鲜,日本则要求自卫队戒备并下达对朝鲜导弹的“摧毁令”。

美日韩拉响警报

“美日韩在动用所有可用的侦察手段监视朝鲜可能的导弹发射。”《韩国时报》29日援引军政官员的话称,韩方已经向西海部署宙斯盾驱逐舰,“绿松”防空雷达在全速运转,“和平之眼”预警机也在紧盯朝鲜,“世宗大王”级驱逐舰能够在500公里半径内同时搜索1000个目标,提供360度覆盖。报道称,美国已部署一系列卫星系统监视朝鲜,包括“国防支持计划”和“天基红外系统”,它的两颗间谍卫星KH-11和KH-12也在朝鲜上空盘旋。日本27日已派出4艘“雾岛”号战舰展开侦察。29日,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向自卫队下达“摧毁令”,允许对朝鲜导弹实施拦截。

在政治外交上美日韩也迅速互动。韩国外长尹炳世、日本外相岸田文雄29日都与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大秀团结,讨论应对朝鲜可能的导弹发射。安倍此前已主持召开国安会会议讨论如何反应。

日本共同社28日援引政府机构消息人士的话爆料朝鲜最早将于一周内发射导弹。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当天称朝鲜随时可能突袭发射。匿名美国官员同日对媒体透风称,发射场人车频繁活动意味着朝鲜正为发射做准备,美国担心发射技术被用于远程导弹。俄塔社29日援引俄《祖国军火库》杂志主编穆拉霍夫斯基的话说,如果朝鲜进行远程导弹试验,那将是一种真正的军事威胁,朝鲜已试验了射程为1200公里-1500公里的战术导弹,他们现在试图试验射程为5000公里-6000公里的导弹,显然这种导弹将不只覆盖韩国,还包括美国在太平洋的基地。按这种势头,朝鲜将很快拥有射程达7000公里-8000公里的导弹,这肯定有能力威胁美国本土目标。

朝鲜核试验经常与火箭发射离得很近。韩国《中央日报》称,就像过去进行三次(2006年、2009年、2012年)核试验之前会发射远程火箭那样,朝鲜用“套装型挑衅”动摇了国际社会。朝鲜此次挑衅与之前的差别是,以前总是先发射远程火箭再进行核试验,但此次先进行了核试验。韩国《东亚日报》29日报道说,朝鲜对国际社会的制裁不加理睬,按照其内部日程朝着“完成核武力”方向全力奔跑。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之后,韩美亮出扩音器广播、B-52轰炸机飞临等施压手段,朝鲜却采取低调回应。“事实证明,这仅是为进行发射远程导弹这一更大挑衅的准备过程”。韩国前总统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千英宇认为,朝鲜很可能会在发射远程导弹之后,在5月举行的第七次党代会上宣布成为军事经济强国。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超29日对《环球时报》说,美日此前曾有对朝鲜活动的误报,此次不排除是制造舆论给朝鲜施压,在国际社会讨论制裁朝鲜之际营造朝鲜继续玩火的形象。他认为,朝鲜目前已成为众矢之的,如果进行新的导弹试验,必然会更加孤立,若引发美日韩的军事行动可能造成致命后果。

国际媒体看上去大都认为朝鲜将发射远程导弹。德国新闻电视台29日称,朝鲜准备发射洲际导弹是给美国的一个信号:朝鲜不会屈服;该国《焦点》周刊认为,平壤意在对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采取“先发制人”。《俄罗斯报》评论说,在压力重重的国际环境下仍坚持发射,“是一种孤注一掷的表现”。

韩联社29日援引韩国朝鲜大学院学者梁戊振(音)的分析称,突出美国“战略忍耐”政策的失败,以此引导美国下届政府与朝鲜签署《和平协议》并施压美国与其开展“核裁军”协商,这是朝鲜接连进行核试验并发射远程导弹的真实意图。同时,通过开展“核与经济并行发展路线”,还能起到加强领导层在朝鲜国内的权威以及巩固现行政府体制基础的作用。韩国东国大学学者金东贤认为,在国际社会正讨论新制裁方案的情况下,朝鲜发出预警要发射导弹,意味着朝鲜想通过这种咄咄逼人的“悬崖战术”最大限度地向美国施压并拿下目前“制裁局面”的主导权。

怨气又要撒向中国?

“四面楚歌的朝鲜派遣高级外交官去俄罗斯、中国。”法新社29日爆出这样一个消息。报道称,美国正在联合国主导推动对朝鲜核试验进行强力制裁,朝鲜看上去今天在寻求安理会盟友,将其高级外交官派往莫斯科,可能还要去北京。中俄都是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过去曾帮助缓和对朝鲜挑衅的国际反应。尽管两个国家的战略耐心都因朝鲜核试验到了极限,但都不愿看到拥有核武器的邻国混乱地崩溃。朝鲜官方的中央通讯社报道说,该国副外长朴明国率团29日奔赴俄罗斯,但没给出进一步的细节。

同一天,韩联社报道称,多名消息人士说,朝鲜一名处理核问题以及朝美关系事务的外交官抵达北京。这名外交官名叫崔善熙(音),是前总理崔永林的女儿,也是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副局长,自1月6日朝鲜核试以来,据悉她是第一个出国的朝鲜重要官员,其任务可能是就国际社会推动联合国决议惩罚平壤一事进行磋商。报道称,崔善熙曾是朝鲜六方会谈代表团副团长,她还负责平壤在核计划问题上重大谈判的翻译。

从29日的朝鲜《劳动新闻》上看不到什么异常。该报关注的主要内容仍是即将召开的党代会和介绍国内各方面建设成果。《劳动新闻》头版头条刊登的社论号召全体党员在朝着第七次劳动党代表大会总进军的道路上进一步发挥先驱者的作用,开启建设强盛国家的全盛期。6版刊登题为“自强力是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根本保障”的署名文章称,美国强行进行各种金融制裁和经济封锁,是削弱其他国家民族经济自立基础的一种基本手段,美国在入侵伊拉克和利比亚之前进行长期制裁就是证明。美国以强权和专横欺凌其他国家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目的的本性绝对不会改变。在帝国主义疯狂展开军事、经济、思想等各种极端攻击手段的情况下,要发展国家的国力非常困难,但也别无办法。后退是死、躲避也是死,只有依靠自己发展自身力量才有活路,才是光荣的道路。

几乎每次朝鲜核试验或发射卫星,就有美日韩媒体将怨气撒向中国。29日,韩国《东亚日报》声称“朝鲜看准中国不动真格制裁准备发射导弹”。韩国《首尔新闻》同日警告说,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后韩方频繁向中国施压,导致中国国内逐渐形成对韩不满进而让韩中关系面临考验的局面。报道称,经济上,中国是韩国最大的“顾客”,如果中国采取诸如“缩减韩中贸易规模”等经济举措,对于已经很脆弱的韩国经济来说无疑是沉重打击。韩国亚洲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金兴奎认为,青瓦台最高层应与中国展开非公开的战略沟通,耐心倾听中方立场,韩国应避免成为中美关系中的筹码。

《韩民族报》称,客观讲,朝鲜对发展核武给出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敌对政策。而且,好几年了,美国实际上忽视了朝鲜核问题,这只会令问题更糟。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日本静冈县立大学学者柯隆日前在《日本经济新闻》上撰文将朝鲜描述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称“国际社会拿朝鲜毫无办法”,因为“中国的外交逻辑是不干涉内政,韩国的国力不足以吞并朝鲜,日本根本不想沾上这个难缠的民族,使得问题复杂化的是美国的态度和立场从来就不明确,因为朝鲜问题无关美国大碍,谁愿意管谁管”。

“如果朝鲜对韩国发动核攻击中国会驰援韩国吗?美国会保护首尔吗?从华盛顿在乌克兰以及叙利亚危机中的表现来看,它很可能等首尔化成一堆灰烬之后才做出反应。”28日,韩国《朝鲜日报》刊文呼吁该国讨论获取核武器,但文章担心如果发展核武将与美国疏远,并面临国际制裁,这对于一个依赖出口的国家而言是灾难性的,而韩国如果试图完全靠自己获得核技术那将被超级大国挫败。《中央日报》称,对中国而言,看待朝核问题时容易与美国“重返亚太”、南海矛盾以及最近美日韩加强联合行动等整体局面联系起来,在中美分歧很难弥合的背景下,“现在让我们来主导朝核国际合作”。

美国《华尔街日报》28日援引多名官员的话称,韩美下周会发布正在就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事宜进行谈判的消息。韩国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2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政府并未向韩国政府提议商讨有关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问题。韩联社29日评论说,最近韩美两国露骨地商讨“萨德”在韩部署,被看作是压迫中国对朝实施强力制裁的手段之一。但“萨德牌”能否如愿发挥其作用仍是未知数,不少专家分析认为,在美国推动“重返亚太”战略并拉日本等国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对中国施压的大背景下,朝鲜对中国的战略价值反而凸显。实际上俄罗斯也对“萨德”系统入韩非常反感,俄罗斯驻韩大使去年表示,“萨德”有可能引发东北亚地区的军备竞赛,中俄两国不得不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对此做出反应。

朝核问题有何特殊之处?难在哪里?美国《世界日报》28日刊登社论,将已解决的伊朗核问题与难以解决的朝鲜核问题仔细比较。社论认为,朝核问题远比伊核问题更复杂、更难解决,反映在三方面:一是“伊朗社会远比朝鲜开放”,伊朗在巴列维国王当政时代多少受过西方文明洗礼,年轻一代在伊朗近年改革开放下开始与西方接触;二是与伊朗相比,朝鲜“没有足以迫使领导人让步的社会力量”;三是伊朗放弃核武还有经济、贸易、投资、文明可发挥所长,伊朗的改革派与企业界正摩拳擦掌迎接未来无穷商机。(王伟 李珍 周之然 萧达 青木 吴志伟 汪析 柳直 金惠真)

惠来县医疗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